Love
MAY 03 , 2016

曹格&吳速玲 互補的靈魂伴侶

 

採訪撰文/李昭融  造型/許正挺  攝影/Hedy Chang  化妝/Novia(吳速玲)、Sachie Ueda(曹格)  髮型/Nico(吳速玲)、Yun @ Priven. By(曹格)花束/Agnes b.

 

睽違三年沒發片的曹格,帶著新專輯《我們是朋友》和嬌妻速玲來到攝影棚,一大票人馬擠得攝影棚好不熱鬧。速玲和曹格即便已經有了兩個小孩,兩人的互動依舊充滿甜蜜氛圍,打鬧、吐槽、甚至是拱對方說真心話…,曹格想耍帥卻藏不住的笑意和速玲臉上嬌羞的一抹紅暈,就是他們相愛的最好證明。

 

音樂是情感的累積

沒發片的過去三年對曹格而言,無疑是人生的轉捩點,因為實境秀《我是歌手》、《爸爸去哪兒2》、《旋風孝子》,讓他的知名度再創新高。「我去了好多好多地方,做了很多真人秀,所以跟小孩、跟爸爸、跟其他藝人,甚至是對自己都認識更多。這張專輯《我們是朋友》其實是累積這三年,邊走邊寫的過程,我也發現,不管經歷的是甜酸苦辣,到最後人跟人之間最主要的就是情感。」

曹格也透過這張專輯,跟大家分享他的心路歷程。「在最糟的情況下、在最不漂亮的環境下,才可以找到最美的東西、最好的結果。不管是在什麼情況,什麼時候,其實只要懂得去看,就會發現最美好的事物。不只是我自己的音樂日記,更對周遭環境和人事物有了更多體察。」

這張專輯不僅有寫給一雙兒女的〈小小〉、也有寫給愛妻的〈你願不願意〉,觀眾藉由《爸爸去哪兒2》更是挖掘出了曹格的另一面,他身上大大小小與愛妻和孩子相關的刺青,更是說明了一切。以前給人低調、憂鬱、甚至帶點衝動性格的他,藉由這個節目,讓更多人看到他巨蟹座愛家的真實面相。在時間的淬鍊下,他也更加成熟穩重。不僅一雙兒女 Grace 和Joe成為了炙手可熱的星二代,美麗時髦的老婆也成為了大家津津樂道的話題。

 

 

宿命般的緣分

「我記得那個夜晚看到了一顆流星,然後她就出現了。」曹格浪漫至極地說起他們認識的最初。

八年前,速玲跟朋友約去墾丁玩,她還記得開車南下的一路上,都聽著曹格的歌,〈燭光晚餐〉、〈數到五答應我〉是她當時最喜歡的兩首歌。「我那時候覺得曹格唱的,就是自己最想要的愛情。」速玲甜蜜地說。沒想到命運之神就是這麼安排得如此巧妙,當她開到墾丁時,在一家海產店的門外恰好遇上曹格正在拍MV,按捺住心中的喜悅,速玲鼓起勇氣、走上前去跟曹格合照。沒料到隔了好幾個月,速玲的朋友知道她很欣賞曹格,剛好也認識他,就直接介紹他們認識。

剛認識的時候曹格有女朋友,是隔了好幾個月,他們才再度聯絡。「第一次約會就去了最喜歡的擎天崗,從晚上一路聊到日出,我們當晚就牽手了,(曹格:我那時候騙她說我很冷。)那個感覺真的很浪漫。」速玲這麼說。

 

 

互補的南北兩極

牡羊座的速玲和巨蟹座的曹格,一個樂天、一個陰鬱,對很多事情的看法時常是南轅北轍,雖然個性截然不同,卻是超級互補的一對。速玲說:「我是樂觀派的,甚至有時候少根筋。比如說今天遇到一個挫折,我會去面對,不會要求完美,就算挫折來了,打擊很大,我可能用一、兩天就消化掉,笑一笑就過了。但他的想法跟我相反,會先把壞的都想起來儲存,比較是防禦型的。」

速玲繼續說:「但也或許是他小時候在國外待過,所以他的想法時常打破我的框架。開啟了我很多方面、多元化的思考,他也給我很大的自由可以做自己。也是跟他結婚之後,才學會人要順其自然才會活得自在。」曹格坦言速玲的樂觀性格改變了他許多,「我沒以前那麼酷了,也比較會跟人接觸溝通,然後最大的改變是變得更感性。因為有老婆、小孩了,想的事情就比較多,有了小孩就會更懂我爸爸跟我媽媽的心情,也會想要變成一個更好的老公、更好的父親。」

 

挫折才造就成長

個性不同的兩人,在一起磨合的過程雖然曾經很辛苦,但對速玲而言,這就是最現實的人生。「我一直覺得人生一定要有跌倒、挫折,一定要有這些痛苦的過程,當你再回首看的時候,才會體會到好的一面。他自己的困擾,或許曾造成我們雙方的困擾,網友的話語很傷人,閒言閒語也是,但現在回去看,一切的經歷對我來說不是醜陋的,而是美好的。」

除了一直陪在他身邊,曹格也非常感謝愛妻為他生了兩個這麼可愛的娃兒。「她生 Grace 的時候,我在美國開演唱會不在她身邊,沒有辦法牽著她的手,一起迎接新生命的到來,這是我覺得最感謝她,也最遺憾的地方。」

 

兒女是我們人生的導師

因為實境秀《爸爸去哪兒2》讓曹格和自己的小朋友有了更深度的連結,感情也變得更緊密,他說:「有了小孩,看事情會有完全不一樣的角度,其實學到最多的是我,所以我一直說小孩才是真正的老師,是來教育我們的。因為人長大後就要忙工作、賺錢、貸款,又很在乎別人怎麼看,在乎別人定義我們是怎麼樣的人。但在小孩身上,你會學到真實。他想說什麼就做,想說什麼就說,一切的出發點都很單純,沒有任何惡意。」

「就像 Grace 時常會說出一些很有哲理的話,Joe則是很貼心。」速玲這麼說。「有一次我們在飯店看電視,剛好在電視看到他爸爸,Grace 就大喊:『爸爸,電視上有你,趕快來看。』Gary 回她說我不想看到自己。Grace 就默默走到房門口,冷冷地對她爸說:『為什麼呢?難道你不喜歡自己嗎?』我當下覺得,哇,原來我的女兒想事情已經變得這麼成熟了。」

 

最平淡的幸福

交往之後,因為曹格藝人的身分,他們始終非常低調,就連後來有了小孩之後,也沒有舉辦婚禮和宴客,直接登記結婚。但藉由這次發片,曹格以音樂及影像,細膩地秘密策劃3個月,動員超過100名工作人員,以生活紀實的方式,剪輯成一段三十分鐘的影片,獻給愛妻,作為愛的告白。

對於一切順其自然的速玲,有沒有一個正式的婚禮似乎已不再重要,「我們都不是傳統的人,然後又已經過了八年,如果哪天有感覺,就會去做,但不會刻意規劃。」或許就如同曹格所說,跟對方最甜蜜的時刻是在生活最小的細節上,「早上起床是最甜蜜的,真的,我最喜歡早上起床跟她說 Good Morning,然後就親下去,然後小孩會跑進來房間跳上床,就我們四個人在床上,這或許是我人生當下人生裡最大的甜蜜。」

 

延伸閱讀

加入粉絲團隨時掌握全球最新時尚訊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