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ve
MAR 27 , 2015

2+1的新生活,兩人世界多了寶寶,要自由還是綑綁?

生了小孩之後,對於婚姻到底會出現何種化學效應呢?!你是否害怕卻又期待呢? 來看看兩位同為女人的工作狂,對於2+1的新生活有甚麼看法與變化吧!

黃方君,《美週報》美容編輯,兩人享受著甜蜜生活,當期待的小孩降臨了,這是一個兩人自由美好世界的盡頭嗎?

我的老公是我哥哥的同學,他跟我有很不一樣的個性。雖然我們工作都很忙,經常要加班,往往十點多才下班。不過我們有時間還是會去逛小店、聽音樂會,增進兩人感情。

懷孕以後,我還是維持一樣的工作量,每天都會加班,有時候腳有點水腫,老公會幫忙按腳。我記得有一次去萬芳醫院做採訪,看到很多產婦隔著布幕此起彼落地哀嚎,看起來非常可怕,不知道到我自己生產時會怎麼樣?

我還記得生小孩那天的驚恐,是剖腹產,整個產台都在動,只有半身麻醉,你看不到底下狀況,醫生也不會跟你說目前什麼狀態,因此覺得有點害怕。現場生產時,醫生都在放那英跟張學友的歌,〈想和你去吹吹風〉跟那英的〈夢一場〉,不停地 repeat,聽到我都已經生產完八個月了,還是心有戚戚焉。大概等了十到十五分鐘,我聽到娃娃哭聲,他就出來了。我當場潸然淚下,想到我懷胎十個月都因為工作而熬夜到一兩點,讓寶寶辛苦了那麼久。生產完以後的疼痛,整整持續了兩個月。在醫院都要坐輪椅,後來整整56天都是傷口痛以及脊椎痛。

但是,多了寶寶以後覺得很開心,脾氣好很多、又有耐心,看到路上小孩子都覺得可愛,也會注意小孩的新聞。飲食會越吃越健康。一開始有餵母奶,喝湯湯水水做努力,黑麥汁喝很多,魚湯、雞湯沒少過。可是後來一連得了兩次流感,而且緊接著擠乳器掉在台灣大車隊,我就想,嗯,可能是天意吧!是個緣分,老天爺要我不要再餵了(笑)。

然而有了小孩後,消費習慣也不同了。會代購一堆東西,居家安全的地墊、衣服、Carter’s、拖鞋、海灘鞋、小外套、小圍兜兜,買不完的東西。日本藥妝的副食品、牙刷,一定要請朋友帶回來;歐美朋友,則會請他們帶舶來品副食品,英國超市 Sainsbury 跟 Waitrose 都有寶寶副食品,是 dry food,寶寶也愛死了。

態度上的變化則是變得比較有耐心。很感謝我的老公,因為對小孩的事情,他比較會擺平。過程之中,他就會當我們婆媳的中間人,兩邊都互相安撫。而儘管平時九點上班、六點下班,工作再累,還是會想回婆婆家看小孩,畢竟看到他的笑臉就很開心。

其實我們的私人生活都被綁住了,我常常得抓緊工作時間回信、補眠、找拍照用的 reference,快速處理一切事情,抓著時間跑。最大的犧牲當然是自己的時間,以前還可以常耗在 Facebook 上面亂晃;現在則是沒辦法看書、聽音樂、看影集,因為要顧小孩。有了孩子以後,第一順位是小孩,第二順位是家庭、老公,坦白說也少了跟自己家人相處的時間。老公說,他還想以後保有一點點自己的時間做模型、看漫畫、看DVD,而我也是這麼想的,希望還是能夠保留一丁點時間給自己。


Sunny Huang,徐若瑄、仔仔指定髮型師,時尚工作狂的生活,竟然還懷了第三胎?

生第三胎以前,完全是個工作狂,什麼都以工作為先,忙到連我媽要找我都只能傳簡訊。因為我們兩個都是髮型師,常會一起看雜誌,研究到凌晨三、四點。有了第一胎之後,常覺得好累,睡到隔天早上中午再起來洗澡上工。

過去只想拼工作,小孩放在宜蘭,由 Keanu 的姐姐幫我們帶,但是小孩變得很黏 Keanu 的姐姐,而不會跟我相處。後來我花很長時間,每個禮拜有空就回去,甚至有時候是下午的飛機,早上也衝回去,不然大兒子兩歲之前都不知道我是誰,還叫過我姐姐。

我生完妹妹以後太拼命的工做了,拼到自己生病了都不知道,還需要靠安眠藥才睡得著。直到快滿31歲那年,懷了第三胎,我覺得他是來救我的命的,讓我整個都空蕩了,所有東西我都放著不管,卻大小毛病都在一個月痊癒,所以一定要生下他。

我是生完第三胎後,才有當媽媽的感覺。我跟 Keanu 現在出去工作都當作是在度假。原來,當媽媽比任何工作都辛苦。而我跟老公今年12月結婚就滿七週年了,我很感激老公的容忍,讓我發洩完,安靜地講完話。有一次我在小孩面前崩潰大哭,那次 Keanu 不在,因為他出國一去就是半個月,那次我悶了很久完全沒有接觸工作,在台灣待了兩個禮拜,每天上下班,客人只約到三點,五點做完就要準時回家,我就要親自教老大功課,幫他們洗澡,講故事給他們三個聽,然後餵奶。兩個禮拜之後,有一天我就在老大老二面前歇斯底里地大哭。老大問:「媽媽你怎麼了?你在哭哦?」他們完全不知道做錯什麼事情。可是當下他們問你怎麼了,整個心就軟掉。

有時候我覺得對他們很不公平。我們強迫他們成長,我跟 Keanu 的工作太勞累了,我們會逼哥哥要照顧妹妹。在他們這個年紀,很多小朋友根本無法做到的,但是如果他們不去做的話,他們知道我會生氣。

而現在可能不只是辛苦了,我一直從憂鬱中走過來。我不太敢一直去想這個問題,因為想的話,產後憂鬱症還蠻嚴重的。產後憂鬱伴隨著我每一胎,恢復了又一再來,產前、產中、產後都一直伴隨著我。

不過,我一直有個夢想,想開一間屬於女人的 salon,結合美甲、種睫毛、身體spa、美髮一次完成,這件事情是我在工作、小孩之外不願意放棄的。我之前完全放棄工作,去上指甲的課,鑽研指甲進貨;另一個禮拜,再上spa課,還自掏腰包買了180萬的美體機,而這夢想將會在這兩年實現!

現在,我會選擇性放棄,不要做那麼辛苦的工作,譬如說超過13個小時的工作不做、早上七點以前或者需要熬夜的通告不接,我只想健康陪著小孩子長大、記得做頭髮的快樂。

家庭成員又+1,其實給了家庭新的活力是吧! 新生命的降臨給了家庭更不一樣的新生活,少了自由,但多了幾分幸福,這樣不是更好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