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ve
MAY 07 , 2015

【一起愛一起闖】楊力州X朱詩倩,用心傾聽,為愛記錄

採訪撰文/林侑青  攝影/詹朝智
 

當情人是生活伴侶,也是事業夥伴,在他們身上,我們看見相愛的包容與勇氣,再辛苦也坦然,一路走過的風景再重來也不換。楊力州,屢獲金獎肯定的紀錄片導演。朱詩倩,是楊導的學生,老婆,兩個孩子的媽,監製所有楊力州作品,現任「後場音像紀錄工作室有限公司」負責人。


敲鑼打鼓改變世界

二十年前,楊力州和朱詩倩曾經是台上台下的師生關係;如今,他們成了紀錄片導演,傾聽檯面下的微小聲音,將被攝者的人生故事搬上舞台。小楊導八歲的朱詩倩,原先念商業設計,但在楊導潛移默化下也跟著踏上這條路。

「取這名字是因為我很喜歡看布袋戲,後面有南北管,我們工作其實就是在後面敲鑼打鼓,紀錄真實的人生,然後剪輯呈現。如果觀眾覺得我們拍的故事令人感動,其實那是他們的故事,」楊導娓娓道來「後場」命名的初衷。一開始成立工作室只是為了開發票,後來為了影片上院線變更為「有限公司」,但兩人捨不得拿掉「工作室」那段患難與共的時光,變成現在落落長的公司名字。

一路走來,他們為許多不被聽見的聲音敲鑼打鼓:《奇蹟的夏天》關注偏鄉體育教育、《被遺忘的時光》試圖為失智老人及家屬找回心靈鑰匙、《拔一條河》透過甲仙國小拔河隊絕不鬆手的勇氣,體現八八風災後居民重生的堅韌,並側寫新住民母親樣貌。《看不見的島》揭露台北社子島的困境,一處被犧牲發展的邊陲。每當有觀眾聽見影片傳達的聲音,甚至從中得到釋放,和自己或所愛的人和解,總令他們更堅定「紀錄片可以改變世界」的信念。


互相 cover 的夥伴

從校長兼撞鐘兩人一起衝撞的青春,到團隊規模越來越大,演變成楊導帶劇組在外地拍攝,小倩姐在後場找資金、行銷規劃。看起來從容的楊導,其實是個思考動作很快的人,「常常還在拍攝末期,或者在剪接,我就開始想拍新的影片。她會覺得我重疊得太誇張了!可是人生苦短,我們不可能拍到八、九十歲,有限的創作生命,我能再拍幾部?」

「他每次都把事情搞大,不是拍廣告而已嗎?怎麼又留在那裡了?但他決定的事情,我只好支持。其實我的個性比較慵懶放鬆,他會 push 我一些動力,我的罩門就是,有人說了一件事情,我就會很想幫他完成,對我而言沒有不可能的夢想。」原來,小倩姐就是楊導強大的後場。

不過,即使身為楊力州頭號後援會長,小倩姐仍希望楊導放慢腳步,「常常他不在家,我要帶兩個小孩、做家事,還有公司,有時覺得這麼多角色好累。但我認同他做的事情,想想也就認了。這幾年,評估他的身體,會想要他多留一點時間給孩子。我兒子走第一步、講第一句話,他都不在現場,都是手機傳給他的。」

看過楊導紀錄片的人,總能察覺一股溫暖的基調,但楊導說自己其實個性很暗黑。當年在日本拍紀錄片很窮,為了省錢連販賣機的可樂都不敢買,只好到新宿車站的廁所假裝洗臉順便喝水,被旁邊的年輕人指指點點,想著自己怎麼從高職老師淪落至此,一度悲從中來;反倒後來小倩姐一見他從廁所出來神情不對,拉著他說,「走吧,我們去吃鰻魚飯!」然後到超市買大瓶可樂一起喝個過癮。

楊導說如果再回到那刻,他不會那麼ㄍ一ㄥ,應該換他說這句話,「小倩是陽光普照、會追求快樂的人;我天陰會帶雨傘出門,她覺得等等會出太陽。我希望她不會被我影響,能堅持這種樂觀。」原來,楊導就像月球,有著不為人知的陰暗面與坑洞,可總不忘從太陽吸取能量,再化為溫柔的月光,照亮邊陲的吶喊與希望。